如何做家庭治疗第九章比利出了问题

2019-06-26 06:12:35 唐燕 116


开端

1.       选择单独与父母约见:当问题来源于缺乏养育技能,家长挣扎于无法形成统一战线,父母期待自己只需要将孩子转给你来解决问题时,青少年拒绝来治疗,或者是压倒一切的逻辑带入整个家庭几乎不可能时,可以选择与父母单独约见,通过赋权给父母并培训他们成为家庭中变化的媒介。缺点2个:1.只通过父母的眼睛来看问题,2.之后让孩子加入会略显尴尬

2.       选择与父母一起见孩子:让父母描述他们为什么来,对孩子澄清你的角色,并获得足够的背景信息来了解应该单独与孩子探索什么。注意:治疗的目的是减少创伤,而不是制造创伤。当进入第二次治疗的时候,儿童或青少年,通常感到不可信,担心别人在背后说关于他们的不公平的话,这时可以直接处理这一点,询问感受,理解他们的想法,以此来取得信任。注意:1.家庭问题是互动的产物而不是关键人物的错。2.咨询师不用一直对所有人说话,也不需要同时完成所有人的治疗。3.如果你觉得卡住了,保持开放和坦诚。

用游戏进行治疗

游戏对于儿童,就像语言对于成人,它一种表达的媒介,儿童可以通过游戏来表达幻想,希望,意象。

1.游戏治疗中并没有绝对正确的方式,你可以是指导性的,提供特定的游戏,使用的玩具,或建议各种情境角色扮演,之后,你观察什么东西被展开了,反思性的评论,命名儿童的各种情绪,鼓励问题的解决。你也可以是非指导性的,让儿童自己玩,不能他们做什么都是一种信息和有利的事情。

2.如果儿童拒绝玩游戏或者用一种看起来封闭的非生产性的方式玩耍,你可以找到一些线索线索儿童与成人关系,规则,情绪,新环境,竞争,自信等等。当然也不要忽略游戏治疗是否对特定的孩子和家庭是否合适。

当儿童变得不那么焦虑,更开放,更自信,可以决定插入几次整个家庭的治疗,将兄弟姐妹囊括在游戏中,或同时与父母一起工作。

越多越欢乐——多个医师的疑问

为了治疗计划的不同元素之间的一致性和协调性,尽可能自己处理治疗,多个医生联合的危险不仅在于家庭成员对如何整合不同的治疗或者如何根据各种目标设定优先顺序感到困惑,还在于来访者对治疗师的分裂。当然如果觉得应该强化界限,强调谁对什么问题负责的情况下,可以考虑联合一位治疗师介入帮助解决。如:父亲的愤怒处理技能,妈妈的心理支持等等。注意:对缺失部分,重复失调的模式保持警惕。

切入:与孩子的第一次治疗

1.       比利很渴望单独来治疗室,他喜欢搭积木,并不愿谈论他的祖母,父母,社会服务机构或者说他不清楚情况,他的所有焦点放在了乐高,所有沟通也仅限于指导帮忙。

2.       接下来几次治疗,比利的话很少,没有什么热情描述学校和老师等等。画画,玩棋局也按照他的来。

由此我们看到了比利对控制感的需求。1.复制了在强有力的父母那里经历的控制感。2.唯一展示各种情绪的地方是在家里对他的祖母,有可能是足够信任她,也有可能是他对她复制他所看到的父母之间的容易情绪波动的特点。

关于比利是否是游戏治疗较好的对象。偏非指导师观点认为尽管埋头于所有的防御和不同层面的阻抗,但至少他愿意来,至少可能给他一个机会与一位不会打骂和拒绝他的男性相处,抵消已经存在的男性形象。指导性治疗师观点不能有效使用游戏治疗,与其他从一开始就重建他们的内部和外部世界的儿童相比,比利,没有将游戏用作描绘他各种情绪和冲突的媒介,而是只展示了各种防御,治疗师需要花些时间才能探索到更深层面。

故事的其他部分:评估祖母

祖母,过度工作,心地很好,易被人说服,无法对比利和自己设定界限,她有动力在养育方面付出,被直接家庭和原生家庭需要,但也有家庭抑郁史,易陷入情绪低落。介于咨询师自己的技术,兴趣和取向,服务的可获得性及眼下家庭的动机和需求,最后决定对比利进行个体游戏治疗,养育教育,以开启他的各种情绪,对抗过去生活中的男性消极性与丧失,但要注意及时将他生活中的人带入,帮助他们学习如何更好地与比利联系起来;对威廉斯女士的各种支持,以减少她的焦虑,增加她的自信。

实施计划

提供游戏的各种建议,选择并帮助儿童发现最好表达内在自我的方式。

比利拒绝所有非结构化的,因为他们会制造太多焦虑,但他喜欢制造巨大撞车事件,玩具士兵打仗,摔跤,并逐渐表达暴力主题。这有利于比利释放他的愤怒,在与强大的成年男性搏斗中,想象中,他变得强大并能战胜他的敌人,实际上,这个男性不具有攻击性而更具养育性。并在游戏中通过接触,肯定接触的潜在治疗性,而不是一概摒弃。

取得进展?

目前的方法是对比利进行游戏治疗,聚焦于养育的心理教育,支持威廉斯女士,创造了家里的稳定性以及对比利行为的改造。但当祖母压力变得过大时,家庭结构又重新回来,自动启动了负面循环。咨询师1.尽可能地支持她保持行为结构及倾听她。2.安排给比利每周几天的托管和隔周末的临时照顾。结果是1.给比利安排的临时家庭的父母是支持性的且善于设定界限。2.威廉斯女士更好的看到她的压力和比利的反应的联系,甚至能够期负面循环的起点。

 

                                                                                                                                                点亮家庭:唐燕

                                                      2019626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